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零檢出與有效位數

在網上看到一篇黃土條先生寫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話

教你一招破解邏輯:無論飼料有沒有用萊克多巴胺,既然可以代謝到驗不到,我們當然可以要求不得檢出的產品,為何要特地開放「0.0149ppm四捨五入」容許值?

這句話有些問題。驗不到的意思是以實驗室的能力,對於某種藥物,超過某個濃度(例如10ppb)可以準確偵測得到(先不考慮偽陽性偽陰性的問題),而低於某個濃度就沒辦法了。所以驗不到只表示這個藥物的濃度在肉裡低於10ppb。而政府制定標準時就必須把標準訂在10ppb以上,而檢驗報告說的未檢出只能表示低於某個濃度所以實驗室沒驗出來。當然檢驗報告要註明是小於多少濃度,不是零檢出。


第二個問題是有效位數。下面是我從衛福部 2020/09/17 開放美豬問答集 第五節中抄出來的

豬肝 

Codex        40ppb

美國        0.15ppm

臺灣        0.04ppm

我念國中的時候在理化課中學到,最後一位是估計值,前面的是準確值。我在民國九十三年時幫公司弄某個實驗室項目認證時也被審查委員指正過這類錯誤。那麼衛福部出的這個表格,臺灣的萊克多巴胺容許量是0.04ppm,4這一位是估計值。那麼我們的規定到底是什麼?

回想一下有效位數,如果你用尺去量鉛筆的長度,看起來是10.3到10.4公分之間(一般文具店買的尺最小刻度是公厘),你可以寫成10.37公分,其中0.07公厘是估計值。當然也可以四捨五入到10.4公分。

回到0.04ppm這個標準,應該要寫成0.040ppm,實驗人員得出來的數字應該是0.0395到0.0404之間,最後四捨五入後在對外的檢驗報告上才能寫成0.040ppm。

有人罵說政府把標準從豬肉的容許量從10ppb修改成0.01ppm,是因為0.0149四捨五入後可以變成0.01ppm。我不知道講這話的人是政治操作還是他真的這樣想。若很多人聽了這話覺得很有道理的話,我會認為臺灣應該進行三次教改。

而衛福部的人在對外正式文件上出這種差錯,竊以為今年考績應該打丙等。


2020年3月18日 星期三

武漢肺炎

這次政府應對武漢肺炎的疫情,個人認為可圈可點。當然,過程中這麼多的決策不可能每個都是最佳的應對方案,不過從網路上看到許多評論,


  1. 口罩太貴又難買:你可以換個地方試試看。買到了麻煩告訴我一聲,加拿大這裡也買不到。
  2. 政府政策改來改去,一下要說戴口罩一下又說不用:這的確會造成民眾的困擾。那麼他為什麼會改來改去?如果是因應當時的狀況,包括疫情與醫療能量與醫材供應,或者為了避免民眾恐慌?如是前者,此次政府能有一些提前應對,例如安排生產口罩的機器與原料,已經夠好了。如果有哪位神級人士可以什麼事情都提前算到,那下次總統大選我一定要飛回去投他一票。
  3. 武漢還有很多國人留在那裏,先把他們接回來,不管人數多少,不管流程如何:這裡的疑慮應該相當清楚,須隔離人數不能超過我方的承受量,而飛機上只要有一個陽性反應的人就會造成極大的恐慌。完全不理會這些顧慮,像個復讀機一樣不斷念念念不把人接回來就是不人道,這種行為算是什麼?
  4. 臺灣的防疫手段、公衛系統都是跟人家學的,沒資格嘲笑別人對別人指指點點:嘲笑別人,幸災樂禍的確不好,人人都應該為自己留點口德。不過我還是認為有所成就就值得獲得掌聲。我沒辦法對國衛院那間合成出瑞德西偉實驗室的人說你們用的合成步驟課本上都有。
  5. 臺灣一直說能夠幫助其他國家,那就拿出相應作為:我覺得我國政府的確應該加大援外力度。我們現在有十五個邦交國,可能大部分都有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除了先賣給他們一些口罩甚至一些防護裝備,讓他們的供給他們的入出境管理人員能好好保護自己,也可以派出公衛或醫療專家,教他們如何對民眾進行衛教、如何採樣、萬一有確診病人要如何隔離或分流。目前為止我只看到幫忙帛琉篩檢了一個疑似病人。這是帛琉總統府的新聞稿:

STATEMENT FROM THE PRESIDENT
“On March 2020,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nounced that a US healthworker with flu symptoms was admitted to Belau National Hospital. In light of the concerns over the international coronavirus situation, emergency protocols were enacted BUT the patient has NOT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illness. Palau takes all public health risks seriously and we are working closely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UN-WHO), the United Stat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US-CDC) with assistance and support from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and Taiw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TW-CDC) to determine IF the patient is infected and to ensure the highest-level response possible. At this time, there is no indication that the coronavirus is responsible for the patient’s symptoms or that the community has been exposed to the virus. Still, as the MOH reminds us, it is always wise to practice common-sense personal hygiene: Cover cough and sneeze with a clean tissue or your sleeve and wash your hands frequently with soap and warm water, or at least 70% alcohol-based sanitizer. There is no indication at this point that the patient is suffering from anything other than the common cold. We will provide the latest information as information becomes available. Palau and our partners at the CDC are equipped to manage the situation should the patient receive a positive test. As in so many situations like this, fear—not a germ—is our biggest enemy.”
— President Tommy Remengesau Jr.

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Google Photos 與 Picasa

很多人抱怨我很久沒有放新照片。剛剛看了一下,從2015年八月之後我就沒新的相簿了。當然不是沒有相片,而是沒時間整理。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是Google把Picasa停了,改成新的相簿服務。忘了在哪裡看到說,Google的服務,用著用著就不見了。如果這服務不賺錢或沒人用,當然要停掉。但強迫我改用比原來差的東西我就很不爽。

我可以用Picasa快速瀏覽及刪除照片、作簡單的處理、在照片上加註解或其他資訊、只上傳我選擇的相片。只有Picasa可以同時滿足我這些需求。

新的相簿服務還有一點很討厭,我必須等全部照片上傳完畢後才會在網路相簿上看到相片,而不是傳好一張就看得到一張。如果傳到一半時又要多上傳一些照片,也是要等兩批都上傳完才看得到。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Chili Con Carne

我第一次吃這個是從Tim Hortons買的,東西很好吃,只是有點鹹。重點是跟他們買,又貴份量又少,所以想試著自己作。我先參考 Michael Smith 的食譜:

1 lbs bacon, chopped
2 whole onions, chopped
1 head garlic, separated peeled and sliced
2 chopped red peppers
3-5 heaping spoonfuls chili powder
2 lbs ground beef
2 28 oz cans whole tomatoes
1 19 oz can black beans
1 19 oz can kidney beans
Salt and Pepper

Chili powder:

1 dried ancho chili
¼ cup dried oregano
¼ cup cumin seed
¼ cup coriander seed
¼ cup paprika

Heat a large pot over medium-high heat and add bacon. Add a splash of water and let the bacon render it’s fat. As the water evaporates, the bacon will brown. Pour off excess fat and add the onions, garlic and peppers. Cook until they are softened and just beginning to caramelize. Add chili powder and ground beef and stir well, chopping the beef up with a wooden spoon. Add tomatoes and beans and season with salt and pepper. Simmer for an hour. If you have a chance, make this a day in advance and reheat when needed. The flavours will brighten and meld as it rests overnight.

我照著這個食譜做會有一些問題:

  1. 份量太多,一般 8 qt 的鍋子裝不下。他在電視上用的鍋子也沒有比較大啊! 
  2. 用罐頭的豆子跟番茄會太鹹 
  3. 蒜頭會焦 
  4. 炒甜椒會出水,之後炒牛肉會容易沾鍋。 
  5. 因此我修改了份量跟作法:
材料:
  1. 黑豆:乾燥的,大半碗
  2. 腎臟豆:乾燥的,大半碗
  3. 洋蔥:一個大的,切成邊長小於一公分的正方片
  4. 牛絞肉:兩磅
  5. 甜椒(顏色不拘):一個,切成跟洋蔥差不多大小
  6. 蒜頭:一球,剝皮切片
  7. 番茄:牛排番茄可以用一個,比較小的就酌量增加,切成小塊
  8. 洋菇:六個大的,切片。
  9. Chili粉:照他的份量,全部磨成粉混合後即可。
步驟:
  1. 兩天前先用一個小鍋子把腎臟豆泡水 
  2. 隔天把泡過水的腎臟豆煮一小時以上,然後加入黑豆繼續泡 
  3. 煮chili當天,先把豆子煮一小時。可以在準備材料前開始煮 
  4. 開中火,鍋裡放一點點油炒洋蔥,開始變黃即可。注意要用木頭杓子炒,不要用炒菜鏟。 
  5. 加入牛肉與chili粉開始炒,用木杓弄散牛絞肉。不要有結塊的肉。不需要把肉完全炒熟,但這時應該大部分不是紅色了。 
  6. 加入chili粉,拌勻 
  7. 加入蒜頭跟甜椒繼續炒,攪拌均勻即可。 
  8. 開大火,加入番茄、豆子。豆子的水可以一起加進去 
  9. 加入洋菇,拌勻 
  10. 開始出水時轉成中小火,看到中間有沸騰即可,煮一小時 
  11. 起鍋前加入黑胡椒跟鹽調味 

注意事項:

  1. 腎臟豆要先泡先煮原因是他比較大顆,比較不容易煮爛,可以用罐頭貨代替。 
  2. 盡量用瘦的牛絞肉,炒的時候盡量少放油。油多比較好炒,可是之後沒機會把油弄出來,後面加進來的材料又不吸油,煮完後所有的油都會浮在表面上,大概沒人敢吃。 
  3. 洋菇選小的比較容易入口,或者切成比較小片

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擺脫自動模式拍照

本系電化學教授說的,如果你沒辦法簡單的把觀念講清楚,那就是你自己的觀念不太清楚。我想我應該要把一些心得整理一下。

用傻瓜相機拍照時,有時候知道為什麼拍得不好,例如曝光不足。這時只要把曝光量增加就可以解決了,但在傻瓜相機上調整這些其實挺傷腦筋的。這就是我買DSLR的原因。

其實現在想想,新手要處理的問題其實只有曝光、對焦,最多加上白平衡。我想簡單的把這三件事寫一寫,希望篇幅越短越好。

首先,確定相機對焦設在AF-S模式(單拍),拍照模式P模式,測光模式為矩陣測光。

自動對焦設在動態區域,感光度(ISO)兩百,影像尺寸大,影像品質JPEG 精細。這些應該都是預設值。

對焦:

有的時候相機猜錯要把焦點放在哪裡,這時就會拍出什麼都很清楚,但是人很模糊的照片。這有兩個辦法:


  1. 現在的單反跟無反都有很多個對焦點,選擇人臉(或這張照片的主體)的那個對焦點就好了。
  2. 先把對焦點對準主體(人臉),快門鈕按一半就完成自動對焦(Nikon的觀景窗有合焦指示燈),然後按住自動對焦/曝光鎖定鈕(AF-L/AE-L),放開快門鈕(仍按住AF-L/AE-L),重新構圖然後按下快門。
  3. 手動對焦:把對焦模式設在M即可。
我個人覺得改對焦點很麻煩,所以偏好第二或第三種方法。

曝光:


這個題目比較大,必須先瞭解曝光量、光圈與快門、感光度、曝光補償。


  • 曝光量:可以把光線想成水,快門想成水龍頭。從水龍頭流出的水的總量可以用打開水龍頭的大小跟時間來計算。在相機上就是光圈跟快門了。光圈的大小一般以f值(焦距/光圈直徑)來表示,所以50mm的鏡頭 f=2時,光圈大小就是25mm,f值越大光圈越大。如果把快門時間加倍但是光圈大小減半,會得到一樣的曝光量。
  • 感光度:這就是相機的感光元件或底片對光線的敏感程度。如果ISO值提成兩倍(例如ISO400對200),需要的曝光量就是一半。
知道這些,後面就是PASM模式跟曝光補償:
  • P:全自動,A:使用者設定光圈,S:使用者決定快門,M:手動
  • P*:相機是設定在P模式,測光完畢後轉動指令轉盤可以改變光圈大小,但不改變曝光量。
  • 曝光補償(EV):+1EV就是曝光量提高為兩倍。
當照片太亮或太暗時就有這些方法解決:

  1. 如果相機上有EV旋鈕,直接調大或調小。我個人最喜歡這個。從機身裡改也行可是很煩。
  2. 檢查拍壞的那張的光圈、快門跟ISO,改成M模式再套用自己的設定。
  3. 如果是後面風景正常可是人臉太黑,還可以用AF-L/AE-L按鈕,先對人臉測光,然後用這個測光值拍照。
白平衡:

同樣一張白紙,在不同顏色的燈光下就會覺得這張紙有不同的顏色。光源的顏色用色溫表示。講到黑體輻射就麻煩了,我覺得記住幾個常用的色溫就好:

  • 2800 K:燈泡
  • 3000 k:鹵素燈
  • 4100 K:月光、淺黃光日光燈
  • 5000 K:日光
  • 5500 K:平均日光、電子閃光(因廠商而異)
  • 6500 K:最常見的白光日光燈色溫

從這列表來看,色溫越低,顏色越紅或越黃:色溫高則變藍。因此:
  1. 光源是電燈泡或舞台燈,照片顏色偏黃,就要把相機的色溫調低。
  2. 光源是日光燈,照片顏色偏藍,就要把相機色溫調高。
  3. 相機裡也有各種預設模式,例如燈泡,晴天,陰天,陰影,日光燈等。通常比自動白平衡好。
  4. 自動白平衡。要準備一張白紙或灰卡,先告訴相機在這裡的光線底下白色是什麼樣子。
其他注意事項:

  1. 到了一個地方首先要先拍幾張照片決定色溫。
  2. 決定ISO。ISO值太高會有雜訊,通常CCD的DSLR最高可用ISO在400或800,CMOS就高很多,但要看機種。
  3. A模式:大光圈的景深較淺(成像清楚的範圍較小),拍人像一定要會。P*模式也可以達到這個效果。反之,想要所有的距離都清楚就要把光圈縮小。
  4. S模式:較快快門可避免手震。用快速快門(1/160秒以下)拍快速運動的物體可以拍出凝結感,有電影Matrix的感覺。慢速快門可以拍車燈的軌跡或絲綢般的瀑布,但建議要使用腳架。

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高中三民主義

看了臉書上的討論串,我覺得我高三的三民主義課似乎跟大家不太一樣。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我們學校也假借暑期輔導之名,行偷跑之實。暑假一開始就直接開始上高三的課程了。當時我們的導師就是三民主義老師。可是第一天上課,教務處就告訴我們,你們老師進醫院了,所以找我們面目猙獰的胖子化學老師代理導師,另外把導師的爸爸找來代課教我們三民主義。

這位老先生是貴州人,西南聯大畢業的。其實他也是本校退休老師,教公民跟三民主義。這種怪老頭上課其實就自己講自己的,準備考試是學生要自己回家想辦法。

老師上課也是照課本教的。他先看看課本這兩段在講什麼,然後他就開始講解這個主題。結果是,表面上看起來他是照課本教的,可是他講解的方式、舉的例子課本裡跟課本根本不一樣。課文看起來枯燥乏味,但他讓我覺得這課程其實挺重要的,問題出在課本編得太爛跟考試的方式。

放完寒假後,我們真正的主義老師回來了,他上課也很不錯,不過跟他爸最大的不同點是他會教怎麼應付考試。幸好他這個時候回來了,要不然我會上一整年生動活潑的主義課,但是聯考就毀了。


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匯流 - 俞遜發

匯流是俞遜發與瞿春泉兩位先生合作的大型笛子協奏曲,也是唯一一首知名度高的笛子協奏曲。

俞遜發先生在1977年與上海芭蕾舞團一起訪問法國與加拿大(我很想知道那次他演奏些什麼),去尼加拉瀑布參觀。他說距離還有五六里遠就可以聽到很大的水聲。在那裡,可以感受到大自然力量的偉大。

回上海後,又有機會去廬山仙人洞滴水泉。他在那邊聽了四個小時的水滴聲,發明了笛子的新技巧:吐倚音。後來又看了不少的江河流水,最後確定由小水滴開始,匯流為江河,最後奔騰入海。最後在1979與1980兩年與瞿春泉先生合作完成。

這首曲子也有許多錄音版本,大家可以注意到有兩種速度。比較快的速度跟譜上一樣,但是比較慢的版本聽起來比較有氣勢。其實比較慢速的版本只有一個,這是俞遜發先生到北京開獨奏會,由彭修文指揮廣播樂團伴奏。獨奏會結束後,原班人馬直接到錄音室錄音。所有這個速度的錄音版本其實都是同一次演奏。

我自己2008年夏天去過尼加拉瀑布,而且跟日本人一樣無聊,在瀑布邊聽匯流。我個人認為,如果曲子裡試圖描寫的是尼加拉瀑布的話,譜上的速度是錯的,彭修文的速度才是對的。這不是比較好或不好,而是對與錯。

另外,這是我找得到的第二個用彭修文定的速度來演奏的版本,可惜樂團的實力跟編制有點缺憾,錄音好像也有點問題。